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教师频道 > 教学论文 >

素读之美——教《咬文嚼字》有感

作者:郑利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4-01-04 08:35
 

   在阅读《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0年第五期时,我读到一篇文章里引用了邓彤老师曾说过的一番话:“有一种读书方式叫素读,即不借助任何辅助手段,只是单纯通过文字与文本素面相见,从而实现对文本的真实解读。这是一种最朴素最本色的阅读。”看了这番话,我顿有醍醐灌顶之感,这不正是我一贯倡导学生阅读文章的方式吗?只是见识浅陋,未曾想到应冠以“素读”之美名。今以我教授朱光潜先生的《咬文嚼字》为例,与诸君一起体会素读之美。
  《咬文嚼字》是朱光潜先生的一篇文艺随笔。在这篇文章里,他将“咬文嚼字”反其意而用之,告诉读者文字和思想感情有密切关系,在语言文字应用上应该“咬文嚼字”,“必须有一字不肯放松的谨严”。本着这个精神,“刻苦自励,推陈翻新,时时求思想情感和语言的精炼和吻合”,才能“达到艺术的完美”。可以说,这是很专业、很有思想深度的文章。不过,正因其专业性和思想性,教师往往认为在课堂上讲起来索然无味,没多少东西可讲;学生更觉枯燥,不能像读小说和诗歌那样感兴趣。而我却在讲授这一课时有了意外的收获,那就是通过思考体会素读的充实与快乐。
  在这一课的教学上,我唯一做的就是和学生一起实实在在地读朱光潜先生的每一句话,认认真真地读他的每一句话,不借助任何辅助手段。我告诉学生:朱光潜先生这篇文章就是为你一个人而写的,这是他和你之间的心灵对话,他都告诉了你什么,而你对他的说法是否赞同?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和学生一起踏上了思考之旅。
  郭沫若先生认为把“你是没有骨气的文人”改为“你这没骨气的文人”很恰当,通过研究得出结论,“你是什么”只是单纯的叙述语,没有更多的意义,有时或许竟会落个“不是”;“你这什么”便是坚决的判断,而且还把必须有的附带语省略去了。朱光潜先生通过《水浒》里“你这什么”句式骂人的话进一步扩充了郭沫若先生的观点,认为“你这什么”不仅是“坚决的判断”而且是带有极端憎恶的惊叹语,表现着强烈的情感。对此,我和学生都深以为然,并且极佩服他不止于大家观点的思考探索精神。接下来,朱光潜先生用《红楼梦》里茗烟骂金荣的话——“你是个好小子,出来动一动你茗大爷!”反驳郭沫若先生,认为“你这”式语法并非在任何情形之下都比“你是”式语法来得更有力。朱先生说,“你是”含有假定语气,也带“你不是”一点讥刺的意味,甚至造成了反语的效果,并非像朱先生说的“神情就完全不对了”。我热情地赞扬了学生的想法,学生也开始品尝到了思考问题、质疑大师的乐趣。
  郭沫若先生还依据他的研究,将“你有革命家的风度”改为“你这革命家的风度”。朱先生认为是不妥的,因为“你这”式语法大半表示深恶痛绝,在赞美时便不适用。对于这一点,学生们讨论得更激烈了。有位学生举了两个例子。男朋友亲昵地对女朋友说:“你这小淘气!”不仅不表示深恶痛绝,而且爱恋之情溢于言表。母亲让孩子去买新衣服,孩子体谅母亲的艰辛,又把钱还给了母亲,母亲责怪说:“你这孩子!”虽是责备,但分明是赞美。可见学生是真正深入思考了,并且将现实生活与课本知识联系在了一起。
  朱先生写道:从来没有一句话换一个说法而意味完全不变。他提出《史记》中“李广射虎”的一段话:广出猎,以为虎而射之,中石没镞,视之,石也。因复更射之,终不能复入石矣。王若虚在《史记辨惑》里说当改为:尝见草中有虎,射之,没镞。视之,石也。朱先生认为“见草中石,以为虎”并非“见草中有虎”。经过仔细品味,学生却有了不同的观点,认为“见草中有虎”让人读时不由得紧张起来,待“视之,石也”后“一颗悬起的心终于落地了”。所以,从表达效果上看,改后的“见草中有虎”更好。我不禁为学生拍手叫绝,看来学生思考的闸门一旦被打开是不可小视的。
  本堂课的高潮在分析“推”“敲”上。朱先生说:其实更动了文字,就同时更动了思想感情,内容和形式是相随而变的。他举了韩愈将“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中“推”改为“敲”的美谈,不过他很怀疑韩愈的修改是否真如古今所称赏的那么妥当。因为在他看来,究竟“推”好还是“敲”好,得看韩愈当时心里玩索而要表现的。我暂且没有评论谁是谁非,而是将韩愈的这首诗全部展示给了学生。
  题李凝幽居
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
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
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
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
  学生们顿时炸开了锅,纷纷你一言我一语表达自己的想法。有的认为“推”字好,“推”字更能烘托全诗静寂的氛围,有的认为还可以表明主人公和李凝的关系非常友好;有的认为“敲”字好,“敲”字可以以动衬静。最后的结论与朱先生是一样的,“推”“敲”各有其妙处。但是不是朱先生分析得完全正确呢?我提醒学生阅读朱先生分析的过程,学生很快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因为从整首诗来看,不管是“僧推月下门”还是“僧敲月下门”,“推”“敲”的都应该是李凝家的门,而朱先生却理解成了寺院的门,这实在不能算是一个小疏忽。学生们感慨不已:原来大师也会犯这样的错误呀!我赶紧不失时机地告诉学生在以后的学习过程中一定要养成思考的习惯,不可尽信书。在这不争的事实面前学生点头不已。
  一堂课结束了,尽管没有幽默的语言,尽管没有有趣的故事情节,我和学生却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和快乐,这是思考带给我们的快乐,这是素读带给我们的快乐!
 

发表于《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1年第五期上旬高中版)

点击数: 【字体:
相关信息